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安新闻 > 警察故事

【为生命求证】之一:“刀王”易天明

铜仁市公安局    http://trga.gzst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2日    来源:铜仁市公安局
【字体:      打印本页    阅读量:

在公安队伍中,有这样一群民警,他们几乎每天都与死亡打交道,通过现场勘察,抽丝剥茧,还原真相,为生命求证…… 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----法医。今天,小编就带你走进他们的世界。

他,是一个普通的警察,熟悉的人说不穿警服的他就是一个朴实的农民;

他,是一个愧对妻儿的“坏人”,妻子的离世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;

 他,是一个精通业务的能手,在法医的岗位上工作14年,让多少死者得以伸冤;

他,叫易天明,一个43岁的苗族汉子,曾在2013年11月被评为全省“最美劳动者”。

1997年,在桃松县中医院工作的易天明受邀到县公安局刑警队兼任法医一职。

或许很多人无法理解,医生的待遇要好于警察,但为何“愚蠢”的易天明却毅然决然的选择成为一名警察。或许这句“只因为他从心底就里喜欢当警察”是最好的原因。

2000年3月,正式参加公安工作的易天明,一干就是14年,一直以来,他都是以饱满的热情对待自己热爱的事业,他刻苦钻研、任劳任怨,案子再多再难也从不叫一声苦、喊一声累、说一个难。松桃县几乎所有命案现场及其他尸体现场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汗水。因工作业绩突出,他先后多次被评为松桃县公安局“先进个人”、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2005年被贵州省公安厅评为“全省优秀人民警察”,2013年11月被评为全省“最美劳动者”。 2014年十月获得贵州省第三届“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”评选提名奖,被省公安厅授予个人二等功一次。

恪尽职守获誉“刀王”

作为一名法医,易天明时刻坚持用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严谨、细致、尽职尽责,不忘身上所担负的责任,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。2008年初,50年难遇的罕见冰雪凝冻袭击松桃苗乡大地,易天明积极参加到抗凝救灾中,由于过度劳累和长期超负荷工作,他不幸摔倒在厚厚的凝冻路面上,造成左手第三掌骨完全性骨折。

可伤后第三天,松桃县世昌乡一冰雪覆盖达10多公分的山坡上发现一具尸体。易天明获悉后,不加思索,主动请缨,用绷带包裹好受伤的左手,毅然冒着风雪颠簸在冰雪覆盖的山路上,一步一步踏着进山的小道赶往尸体现场。

当他用“仅有”的一支右手拿起解剖刀,仔细认真地勘验尸体时,同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“独臂刀王”。

抗击雪凝灾害结束后,上级部门要求统计抗凝过程中受伤达轻伤以上的人员,以进行奖励。当政工部门找到易天明时,他一口回绝说:“我的伤不值一提,只是受点轻微伤而已,不用统计了。”

2011年,松桃县组织功模代表到外地参观考察,他被列为其中一员,在要出发的前一天,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次外出考察的机会,利用难得的休假时间办理手里未完成的案件。

 埋头工作愧对妻儿

  因为工作,他对家人亏欠太多。2008年7月9日,这是易天明终身难忘的日子,也是令他最痛心的一天。

那天他与同事一起在正大乡出勘一命案现场,为了尽快破案,忙于尸检的他顾不上接听家中突发疾病妻子打来的电话,一直坚持到深夜一点过钟,直到凌晨2点半,他才急匆匆回到家将发高烧的妻子送到医院。

经医院数天的全力救治,妻子的病情仍得不到控制,高烧持续不下,转到上级医院,他才得知妻子患的是“病毒性弥漫性脑膜脑炎”,已无法救治!

10天后,妻子终因治疗无效,带着对易天明和4岁儿子的牵挂以及对家人的不舍离开了人世,这是这个苗族汉子心中永远的痛。

为了工作,他将4岁的儿子甩给80多岁的老母亲看管和照顾。

细心细致为生命求证

法医是一项枯燥又高度细致的特殊工种,是一项频繁与尸体接触,一般人不理解、不愿为、不敢为或不屑为的职业。

然而,易天明在这一工作领域里一干就是14年,从未懈怠。面对各式各样让人望而却步的尸体,他毫不畏惧,从容面对,解除一个又一个迷惑,从尸体上捕获一条又一条线索,破获一件又一件重特大案件,做出了令同行瞩目的成绩。

  2011年11月27日,松桃县平头乡岑字村14组13岁女孩田某被杀死在家中。案发后,易天明与同事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他对现场与尸体周围血迹形态不一的呈点滴状血迹作出准确分析,判断现场滴状血迹应为嫌疑人受伤所留。经提取血样检验DNA,为该案成功告破奠定了基础。

2013年11月11日,松桃县孟溪镇村民覃某被发现死在孟溪某在建楼一门面位置。从尸表看,死者多部位出现损伤,特别是颈部皮肤出现多处损伤,象被人掐颈致死。易天明却凭着他十多年的法医经验,通过尸检分析认为,死者全身多部位损伤均非致命性损伤,而小脑脑桥部位存有凝血快,应系因脑桥出血引起的死亡,覃某的死亡不构成命案。最后经医学鉴定,证明了他这一准确推断,疑似嫌疑人得到公正对待。

每当有人问他为何这么拼命时,易天明说:“法医工作是一项十分辛劳而特殊的工作,长年累月近距离接触、翻检尸体,是人都有恶心的感觉。但是,我选择了这项职业,我会无怨无悔踏踏实实地走下去!能替死者昭雪、令凶手伏法,我很欣慰”。

推荐给好友 订制 内容纠错
责任编辑:trdqgaj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