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安新闻 > 警营文化

“妈,我值班呢!”

铜仁市公安局    http://trga.gzst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4日    来源:铜仁市公安局
【字体:      打印本页    阅读量:

5月12日是母亲节

每年母亲节来临的时候

天下所有的儿女

都向母亲尽情表达挚爱之情

许多公安民警也一样

即使不能陪伴在母亲身边

也会在工作岗位上

给母亲送上深情的祝福和赞美

慰藉母亲的牵挂和担忧


01

母亲最想要的回报




  我三年级那年,母亲44岁。一天,从田里回来的母亲,晕倒在院子里。我惊慌失措,哭喊着奔出去找邻居。那一刻的恐惧,是平生第一次认识到,原来没了母亲,天真的会塌。病床上醒来的母亲,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
  我去镇上念初中那年,母亲47岁。第一个周末回家,母亲不在家里。我一路走一路问,在桑园找到她。我不争气地哭了,母亲以为我被人欺负,紧张地问了我好久。可我不能告诉她,突如其来的悲伤,是因为看到她采桑叶,那样努力踮着脚,仰望树梢的脸上全是汗水,烈日下的身材又瘦又小。


  去外省念大学那年,母亲54岁。临行前一晚,她一边哭一边把衣物装满了我的行李箱。絮絮叨叨,和我说话到凌晨。我一直安慰她那颗担忧的心。


  入警那年,母亲57岁。去家里政审的人走后,母亲一个人面对奶奶的遗像,念叨了整整半天。她说,这是她这辈子最高兴的一天;她说,儿子这么有出息,供儿子念书时,到处借钱受的白眼,从此都不用挂心了。


  我结婚那年,母亲58岁。司仪百般煽情,却始终没能把母亲请上前台。在炫目的灯光下,我看到母亲一直在笑着流泪。也看到她,终于穿上了儿媳买给她的新外套。而前一天,她一再追问价格,我们对她少说了一个零。


  今年,是我在异乡从警的第八年,母亲已经65岁了。表姐说,母亲老了。想起休假时,带着儿子回河南看她,她高兴地陪着孙子,在院子里追着几条狗跑。小学都没念完的她,不太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情感,孙子在她脸颊上亲一口,她能笑半天。


  这就是我的母亲,一位平凡的农村妇女,用勤劳的双手撑起了一个家,也撑起了我从小到大的一片蓝天。我从没对母亲说过爱,因为实在没有什么词能表达对她的挚爱深情。千里之外的我,只有更好地爱惜这身藏蓝警服,爱惜我的工作与生活。因为,这是她的希望与骄傲,是她最想要的回报。


口述/牟卫明 整理/郭红



02

妈妈的牵挂





  “儿子,你们放假没?你回来不?”我在“五一”值班时,妈妈从老家打来了电话。虽然妈妈说话有点不利索,但我还是听出了她的欣喜。爸妈和哥哥一起在县城生活,我在市区工作,因为刑警工作的忙碌,所以很少回家。


  “妈,我值班呢!”我说。


  “这次放四天假呢,你能回来吧?”妈妈继续追问了一句。


  “妈,我得加班,有一个上百名大学生被骗的案子要办。大学生们平时有课,这几天趁着假期要过来交材料。”我说出这句话时,好像看到了妈妈失望的眼神。


  只听妈妈说:“好,你那工作忙,要给弄好了。我挺好的。”


  虽然妈妈竭力想要保持平静,但我还是能听出她低落的情绪。妈妈将近70岁了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没上过学,只会简单的算术。妈妈时常打电话问我能否回家。可我很少能给妈妈心里想要的那个答案,大部分时间都让她失望,有时就一天假期抽不开身,有时不是值班就是加班。可妈妈非但不抱怨,反而总是叮嘱我要给把单位的事儿处理好,出警要小心。


  我经常模糊着眼睛挂了电话。妈妈已经老了,两年前又因脑出血而偏瘫,只能拄着拐杖行走,说话也不太利索了。


  父母辛劳一生,养育我们四个子女长大成人、成家立业了。我最小,在家的日子最少,走得也最远,也是最让他们牵挂的。“五一”过后,马上就是母亲节了。


  母亲节,一个深情的节日,充满着感恩、祝福、赞美。可农民出身的妈妈根本不知道有母亲节这个节日,更不会玩智能手机。每当看到朋友圈里各种赞美、感恩母亲的话语,晒着给母亲买的鲜花、礼物,更有和母亲的互动,我在祝福的同时,也很羡慕,甚至嫉妒——因为我的妈妈不在朋友圈,她在县城里养病,在等待着她远在市区的儿子的归来。


  我是一名人民警察,我的职责是打击犯罪、保卫人民。我也是一个母亲的儿子,我在心里告诉自己,等办完了这个案子,在母亲节到来的时候,一定要回家一趟,看看许久未见的妈妈,也让年迈的妈妈看看她日夜牵挂的儿子,让她放心!


□刘金龙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人民公安报

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